三里桃花不见迷藏

我这样过着生活

周末呆在寝室的日子,总是可以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摆电脑的写字桌靠在床边,还在睡眼惺忪的时候就坐起来摸索着打开电脑,然后就跟着各种综艺节目一起哈哈哈,笑得天昏地暗快要撒手人寰。到现在我都一直在想是不是寝室隔音效果太好,不然也不可能直到现在隔壁屋的女汉纸还没破门而入把我拎走塞进宿舍楼外的的垃圾车。午餐草草了事,下午的时间在床上从蹲到坐,斜躺再到趴着,赶在腿麻之前换成另外一种姿势逛着淘宝、看新闻、 发呆、再慢慢吞吞用N久的时间写完一篇四级模拟的作文。等到把自己胡乱收拾两把准备出门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的点儿了。
又冷又干燥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出门吃饭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完全黑下来了,五点多。每次穿过楼下熙攘吵闹的后街时,我总是会想起以前那些老电影里的场景,狭长拥挤的弄堂、摊贩集聚的小巷,人群川流不息,叫卖声、嬉笑声此起彼伏…… 有时候会对过于吵闹的人群、脏兮兮的街道有莫名的抵触情绪,但我又何尝不是在依赖着这些烟火的气息在生活呢。心情好的时候,也许我会围在推车前等待一个热乎乎的肉夹馍,也许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是在奶茶店里要一碗冰镇过的豆花。也许不会。 反正生活不会总一直沿着你想象中的轨迹在前行,我们只是能把日子过得再简单一点而已。谁说不是呢。
昨天下了会小雨,和朋友一起去了海洋世界。胖乎乎的北极熊把自己一半身体浸在水里,掰着脚掌舔上半天。通体雪白的北极狼不停地在玻璃隔开的笼子里走来走去。一千多公斤的大海象在差不多刚好能容纳下他身体的人工水域里反复游走。而白鲸、海豚则和驯兽师们扮演着着喂食与表演的角色。朋友们忙着交谈、分享自己的海洋知识,游客们忙着拍照、留念。我却是,一不小心就可能在原地停留上大半个小时,只是看一条小丑鱼游来游去。或许这些动物们终其一生都只能在这里供游客们观赏或是日复一日地表演以换得驯兽师的喂食。我不知道它们是否也同人类一样有思想,但我想如果有的话,它们是会感受到简单的快乐,还是相反,会感到痛苦与无奈,毕竟相比起人类的一生而言,它们的生活的确显得太过单调、苍白乏味。
偶尔会听到一些女生失恋后就哀叹连连,说着好羡慕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这样就可以忘掉痛苦和悲伤之类的屁话,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骂一句白痴。我也常常会想一些天方夜谭的事,但区别是我很少说出口,有些心情是需要自己独享的,而不必拿出来供人观赏和嘲笑。我并不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有什么好或不好,很多人都在说着我们作为青年不能停止追逐梦想的脚步,但这和我对生活的现状是简单和满足的心情并不冲突。

晚安z君

恰好那天

阳光很好

心情不赖

就掏出手机

拍下了 这爷孙俩

给我自己看

故事: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我 
是一朵盛开的夏莲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现在 正是 
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迟 

更多请查看原文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Patrick Wang·LoFoTo:

谢谢你帮我抵御

来自我心底 汹涌的怯意。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有时候就是缺一句

“别怕,有我呢。”

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迷途中的14·LoFoTo:

她说,妈妈,有个怪蜀黍在拍我...后来她说,哥哥,我们去拍照吧...2岁9个月的世界,就这么简单美好吧...

这是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晚上的七点四十分,我在教室里离你一排又四个座位的位置写字,满教室回荡着各种强词夺理的辩论声,在我看来,像一场无理取闹的游戏。
你今天穿了黑色的衬衣,和深蓝色牛仔裤。下午下课,就看到球场上你的身影,动作不如从前那么利落。想起,你还带着伤。是不是男生总这个样子,对篮球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热情,不顾伤痛。
大学里第一次逃课,就这么献给了你的课堂。匆匆点完名,跑到你的教室,找个离你不近不远的位置,心满意足地坐下,听这讨厌的辩论赛。
但因着这轻轻一转头就望见你侧脸的场景,我听见是哪个的世界无声地开出了花朵。

让我想起了我的老家,一样的桌子和墙壁,不晓得奶奶现在还好吗。

李小伟:

太平老街,清朝年间的老房子,88岁的阿公。